杨虎城和张学良的关系

来源:网络时间:2020-02-28

导读

当东北军就食于陕西时,东北山炮张学良遭遇到陕西冷娃杨虎城。

当东北军就食于陕西时,东北山炮张学良遭遇到陕西冷娃杨虎城。

和长于妇人之手、承继父亲遗产的张学良相比,杨虎城是百战余生、从血泊中杀出来的将军,他的成长之路和张作霖倒是十分相似。张作霖年轻时是胡子,杨虎城则是刀客。

1908年,杨虎城的父亲杨怀福因杀人被清政府绞杀省城西安,14岁的他借了一辆独轮手推车,步行200里将父亲的遗体推回家乡安葬。1913年,19岁的他退伍回乡,打死来收债的秀才李桢,落草上山,抢了一批税款,买了一支步枪积聚人马,成为同州一带著名的刀客。——这经历,和中共元帅贺龙早期极其相似。24岁他写了一首顺口溜:西北山高水又长,男儿岂能老故乡,黄河后浪推前浪,跳上浪头干一场。——这是标准的陕西冷娃气派。

张学良和到杨虎城相遇时,43岁的杨虎城已经是陕西省最高军政首长,在他眼里,花花公子张学良就是一个雏儿。蒋介石用张学良这根箭,想射杀杨虎城和红军两只老雕,真是所托非人。东北军的军力比西北军强得多,自然不能硬拼。但老谋深算而又心狠面冷的杨虎城很快搞定了张学良。

1956年12月,蒋命张学良回忆西安事变时。当时,张学良的回答是:“平心而论,西安之变,杨虎城乃受良之牵累,彼不过陪衬而已。”——那是他对杨虎城一家数口被杀的负疚和不平。但是,到了上一世纪90年代,在回答张之丙姐妹的访谈时,张学良却说:

那西安事变……那可以说他是主角哇,不过名义是我,我是主角了。当然由我负责任。

这毫不意外,就张学良那个样子,哪有胆魄和计谋搞出这样大的一场兵变,他只能是杨虎城操纵的傀儡。

张、杨合力“剿共”时,杨虎城已与中共暗通款曲,他身边被一批中共地下党员包围,这些地下党员基本是他多年前送到德国留学归来的陕西青年才俊,如后来外交部副部长王炳南和我的母校兰州大学老校长江隆基。

据张学良所写《西安事变反省录》,在事变前,杨虎城就两次向张学良进言,希望张对蒋介石采取行动。

据张学良回忆,在蒋介石即将来西安督战前,他问计于杨虎城,杨虎城说,我那些小家伙们(这是指他的智囊团)倒有一个计策,等待蒋委员长来西安时,我们不使他离去,我们来一个挟天子以令诸侯”……请注意,他一开口就说“那些小家伙们”,那证明他背后已有人鼓动他,是利用他来推动我、试探我。